人体经络图
 
人体经络图 | 肝经图 | 胆经图 | 心经图 | 脾经图 | 大肠经图 | 小肠经图 | 肺经图
十二经络图 | 胃经图 | 心包经图 | 肾经图 | 膀胱经图 | 三焦经图 | 奇经八脉图 | 阳蹻脉图
经络知识 | 督脉图 | 任脉图 | 阴维脉图 | 阳维脉图 | 带脉图 | 冲脉图 | 阴蹻脉图

米兰医官精研中医

http://sports.tom.com  2006年11月16日 09时45分 体坛周报 王勤伯

在和足球有关的运动医学行业,中医被提及的次数较少,但西方现代运动医学早已吸收了很多中国传统医学的内容。只不过,西方人对待中医的态度和我们有着明显不同,他们更理性地欣赏、研究和运用中医理论,而非感性地进行“扬”或“弃”两种极端选择。

笔者恰好在了解到“批评中医风波”之前,和米兰实验室科学总监德米凯利斯有过一次关于中西医的对话。 研究死人和研究活人 德米凯利斯的身份比较复杂,有人把他当作运动心理学家,也有人把他称作“米兰实验室负责人”。事实上,他的具体职位是“米兰实验室科学总监”。他在AC米兰作用重大,除了协调米兰实验室的工作,他还需要随时和队员进行交流,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并采取恰当的应对措施。舍甫琴科在切尔西遭遇进球荒时,就曾邀请德米凯利斯提供帮助。

“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个基本的道理,”德米凯利斯说,“中国传统医学,或者说,我宁愿称之为东方医学,是在研究活人的基础上诞生的理论,西方医学则是在对死人的研究上诞生的理论。 “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西方医学都搞不懂活人是一个系统机体这个道理,他们的所有参考资料都来自于对尸体的研究,他们会很清楚肌肉块、血脉、内脏的分布。例如古代西方的雕塑家和画家,他们的作品很多都体现了当时西方人对解剖学的了解,他们雕塑出来的血脉位置、肌肉分布等,几乎和真人没有区别。

“但是,如果一个人仅仅是普通的发热头痛,到底是哪块肌肉、哪根血脉还是哪个内脏的问题?西方医学在很长时间内没有解决的问题,就是一旦不是肌肉、血脉和内脏的问题,问题又在哪里?这恰恰是他们缺乏东方医学一样对活人的观察和研究。 “反过来,东方医学曾长期面临的问题,又是缺乏对死人也就是尸体的研究。这或许是文化因素所致,例如东方人对死者尸体的敬意等等。这阻碍了东方医学在疾病学研究上的发展,在缺乏解剖学基础的情况下,对一些内科疾病的解释往往归于玄学。”

东西方医学本相通 对于中医和西医在中国的“战争”,德米凯利斯说:“你们不该把东西方医学割裂开来,认为这是两个完全独立发展起来的体系。事实上,古代人的跨地域交流远非今天的我们可以判断,医术和冶铁技术一样,其传播不会受到地域阻隔。东西方医学在非常遥远的古代完全可能是交流贯通的,直到人们将其定性为各种概念后才割裂开来。在东方古代医学中找到阿拉伯—波斯医学乃至西方医学的痕迹也完全可能。” 德米凯利斯的话印证了中国传统医学中一些特别流派的由来。如清军入关时,曾有大批回族、蒙古族医生随军南下,定居各地。他们在骨伤科方面拥有相当高的水平,对人体骨骼、肌肉的认知也非常独到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在历史上和阿拉伯—波斯世界乃至西方的长期交流。

谈到现代西方运动科学对东方医学的运用,德米凯利斯说:“在运动医学中,西方人尤其意识到了此前从研究尸体开始的西方医学的局限性,他们成功地融入了东方医学中的诸多要素,在现代运动医学中取得了不错的成果。 “运动员是一名活人,你必须按照对待活人的方式去对待他。米兰实验室‘心理室’的创立,也是基于这样的目的,你需要帮助运动员调节好‘精、气、神’。良好的精神状态甚至有助于避免伤病。” 德米凯利斯接着说:“很多人对东方医学的认识停留在肤浅的层面,以为仅仅就是针灸、按摩或者草药。事实上东方医学给了西方医学界非常多的启发,尤其是应该如何把人体当作一个‘活’的整体去看待。”

中医缺乏自我批评精神 笔者的一个观点得到了德米凯利斯的认同,“将西方和非西方世界文明区分开的一个重要标志,是自我批评精神。”自我批评精神是西方文明和科学在各方面取得进步的源泉。例如西方运动医学对中医理论的运用上,“也使用阴阳这种说法,但一说到阴和阳,人们都明白是代指身体各方面机理的平衡。”德米凯利斯说。 延续几千年的一些中医概念,如“阴虚”,西方人也进行了认真研究,他们会试图走到“阴虚”的尽头,去查看“阴虚”到底是什么,例如和蛋白质摄入量有无关系? 西方文明的科学探索是永远不惜以否定此前的认知为代价的,恰恰就是“自我批评精神”的体现。中医走到今天,缺乏的恰恰就是“自我批评精神”,实战经验积累很多,理性分析却不足,以至于难以更新自我,停留在一个闭塞的世界里,圈子越缩越小,几千年好不容易沉淀下来的一些精华,也很快要被西方科学界研究透了。

 

 关于本站 联系站长 友情链接 给我留言 网站内容仅供参考